“国家记忆暨三晋抗战历史影像展”在太原拉开帷幕

12位山西老兵重睹抗战烽烟

时间:2015年07月27日 01:49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科教文化 > 经典山西
分享到: 评论:

一位小姑娘在认真观看展览 本报记者刘江摄

    

    7月25日10时许,太原市汾河景区祥云桥下,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由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关爱抗战老兵公益基金、民革山西省委、深圳越众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山西省信林公益基金主办的“国家记忆暨三晋抗战历史影像展”正式开展。展览将一直持续到12月25日,不仅汇集了由美国国家档案馆珍藏的滇西缅北战役的“国家记忆”图片,更有山西抗战的历史瞬间。开展当天,还有12位来自我省各地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兵参加。

    1 看到老团长的遗照老兵眼里满是泪水

    阳光和煦,暖暖地照着汾河两岸,绿树掩映中是“国家记忆暨三晋抗战历史影像展”的舞台,身后是抗战青年军的“身影”,台下有200余张中国远征军滇西缅北战役的高清大图。今年90岁的抗战老兵李蓼源老先生,激动地唱起了70多年前那首激励着中华儿女浴血救国的抗日战歌《开路先锋歌》。“是谁,是谁,障碍了我们的去路,障碍重重……”李老先生重温战歌,引发了台上其他11位抗战老兵的共鸣,也触动了台下社会各界人士的内心。
    周锡奎老人,今年已是98岁高龄,是12位抗战老兵中年龄最大的一位。1937年,年仅20岁的周锡奎在山西入伍,成为国民革命军61军72师434团的一名战士。当年9月,他随434团参加了平型关战役,负责在忻州繁峙县大营镇鹞子涧村一带阻击进犯日军。连续几日的厮杀,434团包括团长程继贤在内的大部阵亡,只有周锡奎等不足百人幸存。2013年年底,当关爱抗战老兵山西志愿队的志愿者们找到老人时,老人仍然惦记着几十年前逝去的战友们,“我到死也忘不了,脑子里回想起来都是(当年战斗的情景)。”为他的团长和他的战友立一块纪念碑成了老人一直未了的心愿。2014年4月7日,经过不懈的努力,志愿者们在告慰烈士英灵的同时,帮老人完成了心愿。
    当得知要举办抗战影像展时,周老主动提出要捐赠一部分资金,但考虑到周老的实际情况,志愿者们并未接受老人的馈赠。25日凌晨5时许,周老早早就起床了,“心里高兴,一直在准备着,生怕落下什么,但还是没戴假牙……”老人笑呵呵地说着,虽然已年近百岁,但精神依然矍铄,记者注意到,老人干净的蓝衬衣上佩戴了抗战胜利的纪念章。
    开展仪式结束后,老兵们和志愿者一起重温当年的烽火岁月,走进山西抗战展厅,来到“我的团长我的团”展板前,周老看到了那场让他魂牵梦绕几十年的战斗的简介,看到了团长程继贤的遗照,他指着志愿者为战友们竖立的鹞子涧抗日英烈纪念碑,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志愿者们付出了极大的辛苦,我想都没有想到,今天的场景更伟大。”周老说,将来百年之后,他还要把自己埋在鹞子涧,“在我还活着的时候能给战友们立个纪念碑,我已经满足了……”

    2 展览来自民间筹资首要难题是地方不好找

    “5年来,我们一直在寻找老兵,今年恰逢抗战胜利70周年,我们就想沉淀一下这几年的工作,搞一场有意义的活动,提升一下高度。另外,我们也是深感自己的力量很微弱,想通过此类活动,让更多人了解历史,了解老兵。”说起这次影像展的初衷,活动的主要策展方之一、关爱抗战老兵山西志愿队负责人“明珠”(网名)告诉记者,今年三四月,他们就有了这样的想法,但如何才能通过真实的内容让人们更真实地感受历史,志愿者们想到了2014年八九月在中国军事博物馆举办的“国家记忆”二战影像展。
    “史料,尤其是图片资料的缺失,让我们觉得如果只有山西抗战的内容很难支撑起一个完整的影像展。”明珠坦言,这几年大部分活动的影像资料都是手机随手拍摄的,还有一些搜集回来的电报和回忆录,“这些资料就是一锅烩菜,没有主题特别鲜明的内容。”明珠说,于是,他们就开始联系“国家记忆”影像展的主办方——深圳越众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希望能够把美国国家档案馆馆藏的滇西缅北战役罕见历史图片“请”进山西,此前,承载着国家记忆的抗战图片已经在深圳、重庆、台北、杭州、华盛顿等多地举行了巡回公益展出。“山西作为抗战的主战场,也是开了‘国家记忆’影像展的一个先例。”明珠表示,此次在山西的展览是长江以北除了北京外的第一家,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展览完全是民间自筹资金,“特别难的就是,地方不好找。”明珠说,再难也得坚持。“志愿者们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老兵在风中,我们在路上’。”明珠一再强调,他们是一群和时间赛跑的人,“老兵们等不起,我们的行为就算是来自民间的一个迟到了的‘立正的军礼’。”
    正是这份坚持让一个机会与志愿者们“相遇”,在太原祥云桥南的汾河景区里有一处地方需要转让,空间足够,地点也不错,即便是不菲的房租,比起市区内寸土寸金还是很划算。解决了在哪儿展这个首要难题后,明珠和他的团队开始把目标转向下一个棘手的问题——如何去展。

    3 志愿者:就是要把老兵的故事告诉大家

    “国家记忆暨三晋抗战历史影像展”是一个二合一的图片展,既有二战时滇西缅北中美友好合作的影像,最重要的是山西抗战的历史瞬间,“不过,最好的展厅就是山西的抗战”。明珠说。
    走进展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此次历史新展览的前言,“抗战时期的三晋大地,激荡着一曲由各党派、各民族共同谱写的超越自身利益的长歌……”展厅按照逆时针顺序,展示了每一个重要的历史节点,长城狼烟、第十八集团军入晋抗战、平型关战役、原平保卫战、忻口战役、1941年中条山会战等等,详细地记录了国共两党联合抗战的峥嵘岁月。“此次展览有3个特点,那就是资料新、立意新、史料客观公正。”明珠介绍说,此次影像展95%的图片,在山西从来没有展览过。在展区,记者看到了很多珍贵的图片,有的来自日本出版的《支那事变画报》,有的来自个人的收藏。为了寻找到这些资料,明珠和志愿者们跑遍了南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山西省档案馆、南京民间抗战博物馆等地征集史料和资料。“以图片为主、以点带面再配合寻访老兵的资料,这就是本次展览的全新立意。”在原平保卫战的展板前,明珠告诉记者,为国捐躯的时任国民革命军第196旅旅长姜玉贞的肖像照,使用了亚克力板装帧,“显得更加珍贵,更有历史厚重感。”
    历史需要拨开尘封、显露真相;需要深入挖掘、仔细梳理。为了客观、真实地还原这段历史,志愿者们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为了核实史料,原本是“门外汉”的志愿者们全部从头做起,史料上不懂的,就慢慢学,请教专家,查询资料;思想上有出入,难免有争执时,就坐下来沟通,达到理念上的统一。“工作就像打仗,分配的任务,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距离开展剩下一天时间,为了核对中条山战役的一个数据,明珠和志愿者还在翻阅资料,尽管每一个数据都已找到了出处,但是为了客观地再现历史,他们仍然不能放过每一个争议……“接触老兵,我们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不是什么英雄,我就是做了中国人应该做的事情。”说起之前寻找老兵,明珠总是感慨,“其实我们做的也就是把老兵的故事告诉大家,因为这是一段属于民族、属于国家、属于中国人的共同记忆。”他告诉记者,正是对老兵的牵挂,让志愿者们有了动力,“遇到困难时,就想想老兵……”

    ○特写

    大学生义务讲解说要把“关爱老兵”坚持下去

    7月25日,在展区有3位年轻的人不断地忙碌着,他们给前来参观的人们讲解着每一张图片背后的历史,他们就是策展方征集的义务讲解员。
    今年19岁的贺睿就是其中的一员,贺睿是河南财经政法大学的一名学生,今年暑假,他并没有回吕梁老家,而是在同学的推荐下应聘此次展览的义务讲解员。22日,贺睿徒步1个多小时来到展区,听关爱抗战老兵山西志愿队的志愿者讲解解说词,“听完后,感触挺多,老师讲得很精彩,当提起某一位老兵时,就像说起自己的家人一样。”贺睿说第一天的讲解让他学到了很多知识,“他们有的年纪比我还小,就把民族大义放到了生命的前面,他们的精神值得我学习。”
    第一天的讲解坚定了贺睿留下来的信念,也正是这种信念,让他在几十名应聘者中脱颖而出,25日,影像展开展,只有一天温习时间的贺睿,已经把十几页厚厚的讲解词记在脑中,可以自如地和参观的老兵以及观众们交流。“这个假期我都会在这里义务讲解。”贺睿说,这两天的了解对他触动很大,“老兵有一份记忆,需要传承下去。”他说开学后,他准备回到河南继续把关爱老兵的行动坚持下去,“我了解到,河南老兵很多,但志愿者不多,回了学校后,我会主动联系那边的团队,参与志愿活动。”

本报记者 王小强

(责任编辑:勾天)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