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最后的独立团(27)

时间:2015年11月06日 00:25 来源:山西新闻网--三晋都市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科教文化 > 经典山西
分享到: 评论:

    

    “秀才!把这娘儿们的军装给老子扒了!”许山豹猛地转过身去,一声暴喝。刘文彬字斟句酌,试图为慕容楚楚开脱:“许团长,开除军籍需要师部报批……何况,这理由……”“他娘的,还要啥理由?!当众两次辱骂独立团团长许山豹为流氓,师长如果不开除她的军籍,干脆把老子开了算了!”“不行,开除军籍需要师部报批……老许你也别太生气,何况你有错在先。这样,我代慕容楚楚同志向你道个歉,这事就算翻篇了。这说起来都是人民内部矛盾嘛……”刘文彬试图和稀泥,慕容楚楚却不答应:“刘政委,我让您代我道歉了吗?您觉得这事应该是我道歉吗?做人,不能毫无底线!”
    刘文彬气得说不出话来:“行行行,慕容楚楚,你有底线,你有原则,这事,你自己看着收场吧。我不管了,也管不了……”刘文彬说罢悻悻然地走了。许山豹叫他:“秀才,秀才,你不能走。这样目无长官的战士不处理,是你这个政委的失职!”刘文彬头都不回:“许大团长,我处理不了。这政委我也当不了。你有兴趣一个人兼了去吧……”许山豹气急败坏:“乱弹琴!娘的秀才都给老子脸色看了,反了反了!”他气呼呼地边说边挑衅地看慕容楚楚,看她接下来如何行动。慕容楚楚漫不经心地:“算了,许大团长,你也不用为难。这独立团也确实不是我慕容楚楚待的地方。话再说直白一点儿,我再厚着脸皮待下去,我不自然,您也不自然啊。还是我一走了之吧,大家都清净。怎么样,这军装是我自己脱还是您许大团长帮我脱啊?”
    慕容楚楚说到这里作势欲脱军装,许山豹羞红了脸,忙转过身去:“你这娘儿们,还真浪开了。不行不行,你找一没人的地儿,脱了军装自动离开,全体都有,向后转,闭上眼睛,不许偷看!”许山豹给在场的所有战士下达命令。战士们也一个个向后转,闭上眼睛,背朝慕容楚楚。的确,离开了刘文彬的制衡,独立团就是许山豹一个人说了算了。事实上刘文彬即便在场,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特别是在今天的场合下,龙凤相争,必定要分出胜负的。
    慕容楚楚轻叹一口气,为自己即将结束的军旅生涯深感惆怅。说实话她心里还是很爱这支部队的。但是不走又能如何?她和许山豹简直是冤家对头。许山豹看她不顺眼,她看许山豹也不顺眼。这独立团的确是一支许家军,全团上下只有许山豹一个人的气质,蛮横、霸道、无坚不摧。但凡与这样的气质不符的东西,组织都会自动清除。慕容楚楚感觉,不仅自己与这样的气质不符,刘文彬也与这样的气质不符。为什么他今天在与许山豹的较量中败下阵来?说到底还是他男子汉的气质不够。蛮横、霸道、无坚不摧,这些刘文彬身上有吗?好像没有。所以他总是阴柔有余,而许山豹总是阳刚有余。
    慕容楚楚担心有朝一日,刘文彬也会黯然地离开独立团。他能去哪里呢?也许会在另一支部队当政委吧。慕容楚楚很难想象刘文彬会当个独立团团长什么的。首先一声暴喝他不会。刘文彬总是语重心长,细声细语。公鸭嗓哪怕尖叫起来还是公鸭嗓。不像许山豹,刚才两声暴喝还真有男人味道,吓得慕容楚楚立刻不敢吱声了。可许山豹的脾气实在是太坏,还当众侮辱女性,文化层次太低,虽然不乏魅力,缺陷也是很明显的。唉,许山豹、刘文彬,究竟哪一个更讨女人喜欢呢?在临离开独立团的时候,慕容楚楚脑子里想着这个有些香艳的主题,不禁莞尔一笑。
    她看着非常严肃的许山豹的背影,此时又倒觉得他有些封建了,还一本正经地下令“全体都有,向后转,闭上眼睛,不许偷看”,说明还是尊重女性的嘛。或许他前面侮辱人的话语只是粗口罢了,说习惯了,将粗口当标点符号来使用。自己骂他流氓,特别是当众骂他,的确是有些过了。此时,慕容楚楚倒很想对他说声对不起,在脱下军装之前。因为从此以后,她就再没有这机会了。可看到现场所有人都背转身子等待她脱下军装自动离开,慕容楚楚的高傲劲儿又上来了。这世上,谁欠谁呢?没有因就没有果。再见吧,独立团。再也不见了,全身都是臭脾气的团长许山豹。
    但世上事总是出人意料。就在慕容楚楚的军装将脱未脱之时,传出了一个尖锐的女声:“不公平!团长欺负人!慕容姐不要走!”一片鸦雀无声中,这个尖锐的女声是如此刺耳,以至于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慕容楚楚不用回头都知道,是金子替她打抱不平来了。唉,这个傻傻的姑娘,何苦现在冒出来惹一身骚呢?许山豹当众被慕容楚楚折了脸面,现在正余怒未消,金子冒出头来,这叫自讨苦吃。金子当然也明白自己在此时发声,会有什么严重后果。
    金子难以想象自己重回师部会是什么待遇。自己和慕容楚楚有过瓜葛,即便回到师部也会被另眼相看。关键是那里的气氛压抑,老是阴沉着脸的文工团团长刘一飞肯定会对她皱眉头,怀疑这个跟慕容楚楚走得过近的人没有改造好。所以,金子是根本不想回师部去的。她只想和慕容楚楚待在一起,她去哪儿自己也去哪。可眼下连这个小小的希望都破灭了。慕容楚楚要被扫地出门了,自己怎么办?情急之下金子发声了。金子知道此时不合时宜的发声肯定会触怒团长许山豹,但她管不了那么多了。

范军著

(责任编辑:孟小博)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