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亮儿童“心灯”的山西作家

时间:2017年05月31日 05:49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日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科教文化 > 经典山西
分享到: 评论:

梦儿(右三)跟孩子们在一起。

    

    在山西从事儿童文学创作的作家中,梦儿是颇为突出的一位。2003年前后,就在她的创作影响由省内向省外扩展时,梦儿忽然将重心从创作转向了教儿童写作,这一教,就是14年

〖核心提示〗

    梦儿是我省的一位文笔轻灵如梦的儿童文学作家。梦儿原名叫马艳萍,在大学中文系里教儿童文学。梦儿喜欢读书、喜欢为孩子们倾心地写作。2003年前后,她已经有《黑皮也疯狂》等多部儿童文学作品出版。然而几乎就在同时,她忽然将重心从儿童文学创作转向了教儿童们写作,独立创办了“马老师快乐作文”工作室,以一己之力,呼吁真诚的写作,点亮儿童心中的作文之灯。十余年的坚持,“马老师”的名字逐渐取代了“梦儿”,她力倡的“快乐阅读,快乐作文”理念收获了越来越多的认可。作为梦儿文学创作的追踪研究者,六一儿童节前夕的几次深谈,让我读懂了她的又一个文学梦。

    在山西从事儿童文学创作的作家中,梦儿是颇为突出的一位。然而,2003年前后,就在她的创作影响由省内逐渐向省外扩展时,梦儿忽然将重心从儿童文学创作转向了教儿童写作,而且这一教,就是14年。

新的理想选择


    放着好好的作家梦不去圆,却放下身段利用几乎所有的业余时间去做“孩子王”了?投入那么多精力教小孩子,自己的创作不会受影响吗?带着这样的疑问见到梦儿时,她仍是一如既往地用让人快要融化了的温柔腔调,慢条斯理地回答:“影响是一定的,见了你,我很不好意思呢。”但在梦儿的笑容里,显然看不到遗憾。讲起她的“快乐作文”时,梦儿的眼睛亮晶晶的。
    梦儿开始关注儿童的写作,始于2003年。当时,自己的女儿读小学三年级,开始有了写作文的作业。女儿每次的作文都条理清楚、结构完整、用词准确、中心明确,甚至还可以引用一些古诗文。可梦儿却觉得这作文里缺少些什么。梦儿逐渐了解到,这种现象在小学生作文中非常普遍,文通字顺,但不打动人心。在女儿和众多小学生眼里,作文就是一项枯燥的作业,从未从中获得过快乐。一次偶然的触发,女儿写了一篇倾诉内心的作文,叫《纷飞的音符》,梦儿读了甚为感动,也深受启发,“我是一个儿童文学作家,当然我写的作品都是我想写的。而女儿的这篇作文,也正是她最想书写的小秘密。我想,小学生的作文,最缺乏的就是这种真情实感吧!”
    一种还写作本原的魅力、拯救孩子厌写、惧写心态的强烈愿望在梦儿心中涌动。梦儿想用自己的方法教孩子们写作文,让孩子们说真话、诉真情、讲真事、表真心。其时,正是梦儿儿童文学创作的高峰期,她的《黑皮也疯狂》《麦田守望者》在不同杂志、网站连载,收获了无数小粉丝。梦儿教写作的对象,就首先从她的儿童文学读者开始。很快地,梦儿周围便聚集了好多学写作的孩子。2004年前后,大约有70个孩子跟着梦儿学写作。大部分是朋友的孩子,朋友的朋友的孩子。她在家里的客厅支起一张大桌子,10个孩子一组,利用周六、周日的休息时间,轮班为孩子们上课。在梦儿的客厅里度过的学习时光,是孩子们终生难忘的。晚上若是谁家妈妈不能按时接孩子,梦儿就留下孩子一起吃晚饭。还有的孩子特别喜欢住在梦儿家,和梦儿的女儿挤在小帐篷里,就像是在露营。早晨起床,梦儿就带着她们一起背“野有蔓草,零露漙兮……”也有时候,梦儿上课到很晚,来不及做饭,妈妈们会在厨房悄悄做好香喷喷的饭菜。许多学生的家长甚至至今仍习惯于与马老师分享美食,王至立的妈妈炖了羊肉,金圣光的妈妈包了饺子,总给马老师送来。

独特的“快乐作文”模式


    梦儿教写作的思路与许多作文培训班不同。她首先关注了如何激发孩子的文学兴趣,调动写作的动力。一堂作文课,她先是教孩子们学习古诗,体会古人的思想感情,陶冶情操。讲完古诗后,再给我们讲经典的儿童文学故事。充分接触文学后,留下一个小时的时间让孩子们写东西。写完立即点评,写得最好的同学还会得到奖品。课堂上的气氛非常活跃,孩子们听得、写得都很开心。梦儿还努力引导孩子们用心感受生活,她说:“用心的意思就是你观察到的东西,在你的内心激起了什么样的浪花。”她耐心地引导孩子们写出自己心灵上的独特的浪花,写出她们自己真实的小烦恼、小心事、小秘密、小心眼……在“快乐作文”,马老师引领着孩子们深入自己的内心,交朋友、聊心里话。梦儿还将自己的作文课堂拓展到了大自然中。她每年都会为孩子们组织夏令营、冬令营,经典的庞泉沟小作家生物夏令营中,她带着孩子们走进原始森林,制作动植物标本,在溪边散步,看猕猴淘气,和褐马鸡亲近,让孩子们完全与大自然融为一体。她还会组织一些短途的活动,比如二龙山诵诗活动,孩子们聚在一起读诗、跳舞、野餐,倾心感受大自然的种种美妙。就在这不知不觉间,孩子们的想象力和写作水平悄然提升。
    梦儿深知,写作需要被认可的动力,文章需要找到读者。她至今仍记得自己读师范的时候,投给《中师报》一首不起眼的小诗《希冀》。正是这首小诗的发表,激励梦儿爱上了写作,一写就是30年。为了激发孩子们写下去的动力,她调动了自己的各种资源,从孩子们的习作中选出最优作文,投给《山西晚报》《太原晚报》《青少年日记》《语文报》《中国语言文字报》《新作文》《北京文学》等。她还常常请一些编辑过来给孩子们讲课、约稿。每周,“快乐作文”的孩子们都有习作发表。梦儿还组织孩子们参加各类作文大赛,每年都有100多人获奖。看着自己的稿子上了报纸、杂志,或是获了奖,孩子们爱极了马老师的快乐作文课,写作动力越来越足。

一种丰盈的人生


    她曾经的学生、现在太原五中读高二的朱亦清回忆到:“我始终记得那些听马老师课的日子,会因为猜出来一个字谜而沾沾自喜,会沉浸在《诗经》的意境中,会认认真真地在绿色稿纸上描绘出自己眼中的世界,会全神贯注、小声吸气地听马老师讲故事,温柔的声音像湖水上缓缓荡漾的波纹,也在我的心上泛起涟漪。”梦儿的身边,逐渐聚拢了一大批热爱文学、热爱写作的孩子,“猜着字谜,哼着调调,写着世界上最斑斓的文字”。(摘自在英国留学的学生刘家辉的来信)
    孩子们很喜欢马老师,有什么困难都会去找他们的马老师。因为马老师“懂”他们。有一次,已经深夜了,一个女孩子打电话给梦儿,哭着说她妈妈还没有回家,电话也打不通,自己一个人在家很害怕。这个女孩子当时才小学五年级,她爸爸和妈妈闹矛盾,已经离家出走两年多了。梦儿很担心孩子,马上开车去把孩子接到了自己家。之后不久,孩子妈妈割腕自杀,也是梦儿最先发现,得以及时救治。这一切对孩子的冲击很大。圣诞节前夕,梦儿引导孩子写了一篇作文《爸爸,盼你回家》,推荐发表在2004年12月21日的《山西晚报(教育周刊)》上。细心的梦儿还专门托人带了一份交给孩子的爸爸。这位爸爸读了孩子情真意切的文章,泪流满面,当天就去学校与孩子相聚了。不久,经历磨难的一家人重归于好。
    学生生病了,她照看女儿脱不开身,便会带着女儿去医院看望。有个学生想出版自己的作品,她立即全力以赴地支持,不但帮学生找好了出版社,并且鼓励她,要和她成为“师生作家”。还有个叫曹红的女生,爸爸妈妈都没有特别固定的工作,家里困难,妈妈每天骑着残疾人车接送孩子。梦儿知道后,一直给她减免学费,一直辅导到孩子上了初中。这些故事,每年都会有不少。马老师的许多学生毕业很久了,甚至已出国了、读研究生了,仍然会通过邮件、博客、QQ与他们的马老师交心。
    孩子们来来去去,一茬又一茬,“马老师快乐作文”的知名度日益提高,规模也不断扩大,梦儿变得越来越忙碌。她不得不四处奔波,租教室、协调各种手续。十几年过去了,“快乐作文”培养的孩子已有上万人,学生发表的习作也达千篇以上。每年获奖人数都不下百人。2015年“语文报杯”作文大赛中,“快乐作文”的孩子有125人获奖,2016年又有167人获奖。在《山西晚报》第三届现场作文大赛中张琴喜获特等奖,另有37人获奖。朱亦清不但先后获得了“全国中小学生经典阅读行动”国家级特等奖、中华圣陶杯中学生作文大赛国家级一等奖、“语文报杯”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国家级一等奖,还在今年凭借《虎牙》获得第六届“周庄杯”儿童文学三等奖,成为这项面向儿童文学作家的专业评奖中年龄最小的获奖者,受邀参加了相关儿童文学会议。
    回顾这14年,梦儿感到,自己虽然离儿童文学创作远了,但自己点亮儿童“写作心灯”的文学梦却越来越清晰了。与孩子们度过的一段段丰盈的文学时光,让梦儿深深体会到了付出、分享与收获的快乐。当笔者问及她这些年遇到的最大的困难是什么时,她没有谈及业余时间完全被占用,家庭无法兼顾,或是没有完整的时间从事创作,而是忧心忡忡地说:“孩子们都去学奥数了,语文教学、作文教学面临巨大的挑战。”为此,梦儿以自己的力量抗争着、努力着,倾注更多的精力和心血到儿童写作指导中。
    梦儿常常讲,写作不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也是生命的一部分。写作是人存在的证明,作文用文字收藏起一段人生。她说,下一步准备开展更多的游学活动,让孩子们在游中学,在学中游,把作文真正变成孩子们心灵之歌的自由流淌。她还说,也许将来某一天,支教的种子会生根发芽,她会远离城市,回归最本真的教育。说这些话时,梦儿的眼神像少女一样纯净、明亮。

崔昕平


〖相关链接〗

    马艳萍微档案


    马艳萍,笔名梦儿。她是我省一所大学中文系的教师、省作协会员、中国儿童文学研究会会员、曾任多家报刊的专栏撰稿人。著有《儿童文学研究》(山西教育出版社),儿童小说《黑皮也疯狂》(重庆出版集团)、《小城故事》(希望出版社),散文集《捡拾幸福碎屑》(中国文联出版社)。自2003年创办“马老师快乐作文”以来,出版了《小学生创新作文》(陕西教育出版社),编写了具独创性的写作系列教材《我的写作课》。她利用业余时间先后培养了上万名热爱写作的孩子,学生发表习作千余篇,每年在全国性作文大赛中获奖者不下百人。

(责任编辑:温文)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