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眸老区革命历史·展示吕梁红色文化”系列报道】之四 坚壁清野集中智慧“挤”敌人

时间:2017年07月24日 04:25 来源:山西新闻网--三晋都市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科教文化 > 经典山西
分享到: 评论:

特等民兵英雄韩凤珠

特等民兵英雄段兴玉

特等民兵英雄崔三娃

特等民兵英雄张继联

晋绥边区第八分区纪念馆

芝兰村及日本人据点山头

    

    日寇对晋绥根据地疯狂“扫荡”的同时,实行“三光政策”“蚕食政策”。而根据地的主要精力集中于生产自救,因敌强我弱,对日军的“蚕食”反击无力。根据地的面积日渐缩小,人口不断减少,军民生活艰难,边区受到威胁。
    1942年春,晋西北根据地领导人林枫在延安向党中央汇报晋绥边区对敌斗争的情况时,毛泽东曾指出:要在正面发动群众,搞敌后武装工作队,“把敌人挤出去”。当年12月,中共中央晋绥分局发出了《关于开展对敌斗争的指示》,指出:“把敌人挤出去”,是今后对敌斗争的方针和任务;必须把党政军民一切力量动员起来,在各级党委的统一领导下,密切配合,积极开展对敌斗争,从军事上、政治上、经济上、文化上全面地去“挤”敌人。
    1942年9月,日军在交城县芝兰村和岔口村分别设立了据点,并不断向根据地“蚕食”,致使交城山根据地面积缩小三分之二以上。当年底,包括交城在内的晋绥边区第八分区根据地面积缩小了90%以上。八分区根据党中央和晋绥分局的指示,积极开展了以围困芝兰、岔口为重点的全方位“挤”敌斗争。这期间,在交城这座美丽的大山里,涌现出像“地雷大王”韩凤珠、“神枪手”崔三娃等民兵英雄,吕梁人民用自己的智慧,通过军事打击、断水断粮、深入敌特、瓦解敌伪等方式,将日寇“挤”走,把被“蚕食”的地盘夺回,战斗故事感天动地。


【韩凤珠:贺龙称他“地雷大王”】


    晋绥边区第八分区抗日根据地,是中共领导下,由八路军120师358旅、山西新军决死四纵队、二纵队、山西工人武装自卫旅(简称工卫旅)和牺盟会、战动总会地方组织等创建的根据地。先后辖交城、文水、汾阳、离东、阳曲(西)、静乐、清源、太原、徐沟、榆次、平遥、介休等地。八分区的领导机关长期驻扎于交城山里的各个村寨,交城山成为八分区政治、军事、经济和文化的中心。
    2011年,交城在县城建成了晋绥边区第八分区革命历史纪念馆。我们选择来到这里,试图通过参观纪念馆,拉开交城山“挤”敌人斗争的序幕。不料,正好遇到了民兵英雄韩凤珠之子韩新奎,他在父亲的照片前,给我们讲述了父亲当年对敌作战的很多故事。
    1914年,韩凤珠出生在交城县会立乡双家寨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全家十一口人就靠十几亩贫瘠的山坡地和租种地主家的地过日子。双家寨地处交城山深处,林木繁茂,山猪、豹子等野生动物很多,经常糟蹋庄稼,老百姓沿袭着祖辈打山的习惯,保护粮食。韩凤珠自幼喜欢摆弄火枪,跟大人打猎。13岁时,他跟交城打山第一枪手学习本领,不到20岁就已成了当地有名的猎手。
    抗战初,韩凤珠率本村十余名年轻人参加了双家寨抗日自卫队,后来担任了交城四区武装自卫队大队长,配合八路军和新军打游击。
    日军驻扎的芝兰、岔口据点,一个在东,一个在西,是交城山区通往边山和平川的咽喉要道,东和草庄头、古交接应,西与归化、峪口等据点相连,要打开山区对敌斗争的局面,必须拔掉这两颗钉子。
    岔口据点在中西川和葫芦川交会处的猴儿山上,根据交城县委“分区负责,各把一面,四面包围,日夜袭扰”的部署,韩凤珠的围困范围就在该据点对面。他与民兵抬着“抬枪”上了山。抬枪是一种民间火器,射程远、威力大。他调整好抬枪,点燃引线,枪膛里无数碎铁片飞向正在出操的日军。敌死伤十余个,从此后躲在碉堡里,再也不敢出操了。
    为了切断敌人的水源,韩凤珠组织民兵往村里的水井扔了茅粪、死猪、死狗、碎头发。井水不能吃,敌人去河里驮水,他就在山坡上打冷枪,一打一个准,日兵人倒桶滚。河里去不得,又改去猴儿山后挑泉水,他们就给日军下地雷。根据地军民坚壁清野,日军抢不到粮食,而从县城去据点运输物资的日军也经常被民兵半路袭击。“敌人被逼到了偷偷上山挖野菜充饥的境地。最终于1943年7月21日,放弃了岔口据点,与芝兰据点的日军一起退逃到县城。”
    韩新奎说:“我父亲虽然没上过学,但在实战中摸索,改进了很多武器的技术,发明了踏火手榴弹、枪带雷、鬼不挨。”这些武器在次年打米家庄日据点时,发挥过很大作用,他被贺龙称赞为“地雷大王”。
    韩凤珠后来担任过县武委会副主任、八分区军火合作社主任等职。新中国成立后,韩凤珠自觉文化低,婉拒了任县级领导干部职务,自愿回村务农,在双家寨继续带领村民建设新农村。
    晚年的韩凤珠常常回忆抗战时期的经历,让儿子韩新奎骑摩托带着,无数次回到当年作战的山坡上、村沟里。韩新奎慢慢也熟悉了父亲的全部过往,用笔记录下了父亲口述的历史。韩凤珠完成了心愿,于1992年病逝。

【段兴玉:端掉日军抢粮突击督导班】


    在1944年12月的晋绥边区第四届群英会上,韩凤珠与段兴玉、崔三娃被评为特等民兵英雄。其中,段兴玉荣获特等民兵英雄第一名称号,是晋绥边区142名民兵英雄中的“头名状元”。
    八分区的抗战史,还要数交城县文史研究院院长张其豪了解的最多。我们听他讲述了段兴玉为何能获得第一名的荣誉。
    段兴玉也是出生在交城的一个农民家庭。4岁丧父,沦为孤儿,由叔父抚养。给地主家放羊,过着吃糠炒面和苦菜的苦难生活。1938年2月,24岁的段兴玉与村里的进步青年一起参加了共产党人号召组建的抗日民兵组织。他作战勇敢、机智灵活,多次成功袭击敌人,破坏日军据守计划。
    岔口据点被“挤”后,1943年秋季,上级指示交西县三区组织民兵队支援二区,围困米家庄日军据点。出发前,三区民兵大队长段兴玉在誓师大会上发出了豪言壮语:“誓与日寇血战到底,不‘挤’走敌人,决不收兵。”
    米家庄据点的日军十分猖狂,从汾阳调来一个“抢粮突击督导班”,对外称是一支百里挑一的“精悍”队伍,十几名士兵,个个有武术底子,有“不可战胜”的传言,并扬言“要与段兴玉的常胜中队较量较量”。段兴玉料定,与这伙敌人不能硬碰硬,要利用其骄傲的弱点,痛击敌人。
    11月27日夜,段兴玉得知,“督导班”刚从文水抢来十几头毛驴,又计划拂晓前到附近一个村子抢粮。他连夜带着民兵赶到村里,观察地形、分析敌情,令民兵分为两路埋伏,一路由他带领打正面,一路让民兵任广礼带领从敌兵来路包抄。晨光微露,日军“督导班”的十余名士兵果真进了村。段兴玉连打两枪,两个敌人应声倒下。日军乱作一团,像发疯的野狗般,猛扑过来。他们以为还像前几日双方遭遇时的情况一样,段兴玉的部队会拔腿就跑。他们没想到,之前是为了麻痹敌人,这次段兴玉部奋起反击,出其不意。枪声与手榴弹声交织在一起,敌人要不被炸死,要不被击毙,企图逃跑的也中了早已埋伏的任广礼部队的子弹。
    交西县二区在段兴玉的民兵队伍支援下,很快就“挤”走了米家庄据点的敌人。段兴玉的事迹在晋绥边区传开了,他出席了群英大会,成为晋绥民兵的一面旗帜。张其豪说,他就是《吕梁英雄传》中主人公雷石柱的原型人物。

【崔三娃:三枪打死仨鬼子】


    从交城县城往西,一路山路就进了交城山里。沿着文峪河追溯,中西川与葫芦川的交汇处就是岔口村。不过,如今岔口村已不复存在,被淹没在碧波荡漾的水下数十米深处。2012年,为了保护水源地,交城县在此处建立了一座水库,位于沟底的岔口村举村搬迁到县城移民小区。眼前的景色,高峡出平湖,山峦上郁郁葱葱,山谷里清风徐来,水面上波光粼粼,水面下鱼翔浅底,好一派山水风光。前来观赏的游客,似乎并不注意,那远处的山头上,曾经是日寇的据点,这周围的美景中,曾经发生过很多次“挤”敌斗争。
    再往前走不远,在石沙庄村口路边就可以看到,山脚下一处松柏环绕的墓地。这就是民兵英雄崔三娃的墓地。2007年,被交城县政府定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1940年,28岁的崔三娃加入抗日游击队,成为中共党员。他在党旗下宣誓:“要把自己的一切,乃至生命献给党,为了抗日救国,愿洒尽全身血。”
    战场上,崔三娃从打山时练下的本事有了用武之地,他总能准确地毙敌于马下,令其落荒而逃。几场战斗下来,崔三娃“神枪手”的名气越来越大,在军民中间叫了开来。
    1942年年底的一天,交城县长张清源接到敌人要来“扫荡”的情报,立即带领崔三娃的民兵中队埋伏在戴家庄山头上。张清源用望远镜监视敌人的一举一动时,突然发现日军从沟东南的翟家庄方向窜来,正在逼近。他想亲眼见识一下崔三娃的枪法,对身边的崔三娃说:“三娃,人人都说你是神枪手,你能不能把骑洋马的敌人敲掉?”崔三娃冷静地说:“试试看。”
    说着,他迅速选择了一个有利地形埋伏起来,只见路上三个骑洋马的日军军官前后相随,间隔不过三米。当三人进入射程内后,崔三娃果断扣动扳机,“叭!”一声枪响,走在最前面的日军官员应声落马。后面第二个被吓呆了,正惊慌失措地东张西望哪里放枪时,还未弄清情况,只听得又一声枪响,他也落了马。第三个日军官见势不妙,翻身下马,正欲卧倒隐蔽,已被崔三娃打来的第三颗子弹打中,直打得他四脚朝天。随后,民兵发动攻击,几乎全歼日军该股部队。
    此后,崔三娃三枪打死三名日本指挥官的事迹传遍了交城山,闻名于晋绥边区。
    “神枪手”崔三娃不仅自己枪法好,他还把自己的射击经验教给战友、培养士兵。在他的培养和带动下,全县涌现出了许多射击能手和民兵英雄,王秀成、崔玉儿、张志彪等都成了神枪手和战斗英雄。后来在1964年,崔三娃还向来交城山考察学习游击战术的多米尼加革命党访问团,介绍过当年抗战的游击经验,无不令其佩服。

【张继联:打入敌内反“维持”】


    张其豪在讲述武工队和民兵围困日军芝兰据点时,提到了井中扔碎头发的办法竟是一位老乡想出来的。当时,日军龟缩在碉堡内不敢露头。为了断其水源,民兵把老百姓家的茅粪倒进井里,但敌人把井淘干净还能吃水,扔进死猫死狗也不行。后来,还是一位老乡说道,将剪碎的头发和茅粪、死猫死狗一起倒进井里,头发粘在井壁上,井水又丑又脏,头发总也淘不干净,敌人只得走更远的路去取水。这就给了民兵打击敌人以可趁之机。
    在芝兰村,我们看到了张其豪口中说的那口井,井水清澈甘甜,早已淘洗干净。井沿儿是石质的,大概有十来米深,井口装有辘轳供人们打水用。村里还在井外建了一座小房子,将其保护起来。与这口老井相比,日军在芝兰东山据点处修建的碉堡已经没有了,山头上只有些碎砖块。据当地人说,当年民兵在围困芝兰据点时,用大炮将这个碉堡炸毁了。
    与此相比,更大胆的“挤”敌办法是,将我党人员安插到日军的“维持会”,打入敌人内部,打探消息,传送情报。
    张继联是中共党员,会立村村长。1942年,日军在岔口驻扎,同时欲强行建立“维持会”。交西县领导决定让岔口地下党员刘福全担任“维持会”会长,张继联担任岔口“维持村”公所副村长。张继联一方面帮助抗日武装解决吃粮和穿衣问题,一方面秘密搜集敌人情报,联络各村情报网。
    他利用一切手段,把岔口据点敌人的变动情况,如每次的出动人数、装备、路线、目标等都搞清楚,整个据点的情况均掌握在他的手里。与张继联联络最频繁的就是段兴玉和崔三娃。他掌握的情报成为两位民兵队长开展游击战,武装打击敌人的重要根据。1943年7月,崔三娃率民兵配合决死二纵队六支队,在石沙庄打了一个漂亮的伏击战,毙伤日军小队长以下40余人。这场战斗中,敌人出发的时间、路线,就是张继联派人将情报送到崔三娃手中的。
    晋绥八分区的“挤”敌斗争可歌可泣,军民联合,充满了智慧,吕梁人民不畏艰险、积极抗日的精神体现得淋漓尽致。
    毛泽东对晋绥八分区的“挤”敌斗争给予高度赞扬,并指示其他分区学习其经验。他说:“吕(吕正操)林(林枫),请你们考虑在其他各分区,也令他们开展八分区那样的战斗,打出威风,来扩大自己‘挤’小敌人。”交城的“挤”敌斗争可谓是全国抗战的典范。尤其芝兰、岔口“挤”敌人具备了史诗般的品格,“挤”敌斗争中各类人物行为和做派,成为抗战时期的中国的缩影。

苏鑫波/文 刘众民/图

(责任编辑:李琳)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