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年河西,一千年河东

时间:2017年08月07日 04:26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科教文化 > 经典山西
分享到: 评论:

    

    直到春秋晋平公十七年(前541年),太原盆地还在身挂弯弓的北戎无终部控制之下,就在这年,垂涎晋国财富的戎人准备翻越霍山来一次劫掠。但他们不知,此时晋国正处于“六卿专权”时期,赵、魏、韩、智等六卿早就想把攫取之手从晋南伸向晋中。戎人毛毛糙糙的进犯,正好为六卿兵过霍山提供了出师之名。于是,晋国卿大夫中行穆子率军“败无终及群狄于大原(即太原)”,太原至此纳入晋国版图。
    晋国收纳太原,六卿势力随即展开在这一区域的土地战争。当智氏与中行氏、韩氏与范氏在太原盆地南部、中南部打得鼻青脸肿之际,眼光独到的赵氏家族却旁逸斜出,赵简子派家臣董安于在盆地北缘画土筑城。
    董安于下手很快。至少在晋定公十五年(前497年)之前,象征赵氏家族势力范围的新城就雄立于晋水侧畔。晋阳城建在地势平坦、依山傍水、易于耕作的悬瓮山麓,处在汾、晋两水交汇处的高阜之上,至此开启了太原府城在汾河西岸的城建史。秦统一六国,晋阳作为防范匈奴的北边重镇,城建纳入全国重要城市的总体布局。西汉时,晋阳相继为“韩国”“代国”“太原国”之都,比一般城市获得更多的发展机会和优势资源。
    但晋阳城第一次大规模的扩容提质发生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先是西晋并州刺史刘琨拉大城市框架,把城周4里,拓为城周27里;后是北齐高欢父子巨资营建,城内筑起“晋阳宫”“大明宫”等一批楼宇,城外开凿蒙山大佛、天龙山石窟等佛教大观。高齐时代长时间、大规模的建设,不仅使晋阳城有了“霸府”“别都”的称谓,也从一座单纯军镇成长为区域性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隋唐是晋阳城第二个重要的建设发展时期。隋炀帝不仅继续扩城,还新建宫城、大明城、新城、仓城等各具特色的小城,使得城市空间布局更觉精致。至唐,与李唐王朝有特殊历史血缘关系的太原升格为“北京”,得到超常规、跨越式的建设发展。贞观十一年(637年),并州长史李勣把太原城拓展至汾河东岸;武则天长寿元年(692年),崔神庆又在汾河之上修筑了中城,使太原府城形成河西河东跨水联堞的整体格局,成为城周超过40里,闾阎扑地、宫阙耸天,拥有77万人口的大唐陪都。
    但晋阳城头飞檐翘角上鸣响了1470多年的风铃,在公元979年的夏天戛然而止。
    北宋扫定南方、一统中原后,只剩下据太原孤城负隅顽抗的小国北汉。宋太宗赵光义吸取此前两度攻打不胜的教训,制定了围城打援、攻抚并举的策略,最终迫使北汉末代皇帝刘继元献城出降。鉴于五代十国时期藩镇割据之弊,宋初对平定的远僻之地通常采取毁城之法,以彻底清除残余割据势力卷土重来的依凭。太原城产生过后唐、后晋、后汉和北汉4个割据政权,给攻城宋军造成极大损失,又是令人忌惮的“龙兴之地”,因此宋太宗采取了更为极端的措施。他先下令迁民焚城,次年又令引水灌城,火焚水浸,最终使这座与长安、洛阳、开封、扬州齐名的千年都会化为一片废墟。
    但只过了3年,赵光义再次下令,命潘美在唐明镇重建太原城。潘美用了1年,筑起城周仅10里又270步的新城,设其官衙于晋文公庙,至此开启了太原府城在汾河东岸的城建史。北宋后,金元两朝240年均未能在太原城池上耗费多少工夫,他们留下的痕迹,除了几座佛堂寺庙,还有龙山上8个道教石窟。
    到明洪武九年(1376年),太原城才迎来东岸时代最声势浩大的扩建。晋王朱棡的岳父谢成在潘美旧城的基础上向南、东、北三面拓展,把促狭已久的太原城扩为城周24里、辟有8座城门的雄伟之城。这个时候太原再次大兴土木,新建东西宽528米、南北长696米的府邸晋王宫,建起占地万余平方米的万寿宫和“诚盖晋国第一之伟观”的崇善寺等大批建筑,同时修路架桥,奠定今日太原城正南正北的基本格局。至清,太原城沿袭明城旧制,只叹富丽堂皇的晋王宫在清顺治三年(1646年)付之一炬。
    河西晋阳城遭宋彻底摧毁,但河东太原城重新逐步崛起。太原城一千年河西、一千年河东的罕见演进,反映这座城在遭遇历史飓风后再度辉煌的巨大韧性,也反映其在中国政治军事格局中不可或缺的特殊价值。
    后人对建城河西河东多有评议,用历史眼光看,太原河东建城后,政治上大大削弱了地方政权再生割据、威胁统一的地理环境,经济上更利于与汾河东岸榆次、太谷、介休、平遥、霍州、临汾、侯马、曲沃等重要城镇群的连接,发展上不再囿于汾河天堑,可以向更广阔的海河流域和雁同盆地敞开怀抱,交通上更易于汾河漕运衰落后向北、向东、向南陆路的通行。但军事上对北方草原民族南下的防御能力也大大减弱。回看北宋,金兵1126年9月21日攻破北部军事屏障太原不久就直捣东京(今河南开封),1127年3月20日宋徽宗、宋钦宗被逼脱下龙袍,不久父子二人及10万百姓被金兵掳之冰雪北地,从此北宋覆亡。这笔账,不知道有多少该记在宋太宗赵光义头上。

马绍民

(责任编辑:张静玉)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