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千年 山西壁画从纸上“回”到“墙”上

时间:2017年08月17日 04:39 来源:山西新闻网--三晋都市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科教文化 > 经典山西
分享到: 评论:

  李冰正在装裱泥版画作品《永乐宫》壁画。

和泥。

和泥时要放入特制的“添加剂”。

  李冰为朋友制作的5.8米高的泥版画作品《溪山行旅图》。

    

    在一个美术爱好者看来,一件能体现山西灿烂文化的旅游纪念品,没有比山西古代壁画更好的题材了。

泥版印刷再现山西壁画


    “你这是从哪儿偷了块壁画?”即使事先被好友李冰告知这是一幅昨晚才研制成功的古代壁画复制工艺品,看到这酷似寺庙石窟等墙壁上铲下的壁画,冯女士还是忍不住指着李冰笑着问。
    李冰将自己研制的工艺品取名为“泥版画”。这段时间,他正忙着为8月24日举行的第三届山西文博会赶制泥版画的展品,届时他的泥版画将亮相。“简单讲,泥版画就是把泥和干草混合做成泥板,上面再覆一层珂罗版原画复制品印出来的。”
    一块泥版画的成功,并非如李冰的三言两语那么简单。其材质、配比、温度、画面的清晰度、色彩的还原度、黏附的牢固度等,每一道工序都要求严谨。
    首先要寻找适合泥版画的土。“最好是那种陈年老土。”为此,李冰专门去乡村找老砖窑,或废弃的泥坯房取土。他称这种土为“炼土”——火炼过的土。炼土要经过分拣、筛选,然后捣碎。
    其次是选择和泥的水。“最好是老茅屋顶上淌下的发黑的雨水,或者是用陈年麦垛的麦秸泡过、在阳光下晒过数日的水。这种水的特点是呈自然的茶褐色,永不沉淀。”
    在炼土里加水,饧上3天。让土和水充分融合成泥。“泥里要加的草,也要老草。最好是老茅屋顶上发霉发黑的老茅草。如果用麦秸,只能用老麦秸。草要切割成合适的长度,拌入饧好的土里,反复捶打。”这个过程,李冰称为炼泥。
    泥炼好了,往上覆一层珂罗版的壁画复制品,压紧,干透,一块泥版画就算成功了。
    如果说,一块泥版画的成功需要过十几道关,那么第一关便是珂罗版印刷的壁画复制品。
    1869年,德国人阿尔贝托发明了珂罗版印刷技术。这种印刷方式最大的特点在于“无网点”,在绘画、碑帖、书法作品的印刷上几可乱真。被称为逼真度最高的古画印刷术。光绪年间,珂罗版印刷自日本传入中国。
    在这个可以使用3D打印技术来复制的时代,珂罗版印刷因其成本高、产量低而使用者寥寥。
    也因此,在高仿古画销售市场,用珂罗版印刷的古画成为奢侈品。为了制作泥版画,李冰拾起了珂罗版印刷术。

“玩泥巴”玩出了泥版画


    对于自己研制的泥版画,李冰戏言“只不过是小孩玩泥巴”。今年43岁的李冰出生于运城,少年时期在运城美术学校学习美术。
    一次,老师带同学们去位于运城市芮城县的永乐宫(又名大纯阳万寿宫)参观。永乐宫的壁画满布在四座大殿内,壁画总面积达960平方米。《朝元图》中群仙朝谒元始天尊的情景让李冰至今历历在目,记忆犹新。全图近300个神仙朝着同一个方向行进,形成了一道朝圣的洪流。这是李冰第一次被巨大的栩栩如生的壁画震撼。
    不久,老师又带同学们去万荣县的秋风楼写生。秋风楼附近有一间废弃的民居。李冰看到民居墙上虽然残破却仍难掩其精美的壁画。纵横交错的墙缝撕扯着壁画,墙缝间插着一个木撅子,拴着头牛。
    被撕裂的壁画撕扯着李冰的心。他蹲下身,轻轻托住一小块即将脱落的墙皮想往墙上贴。可他一松手,墙皮掉落在地上。他将那一小块墙皮带回了家。一小块带画的墙皮,让李冰爱不释手,他越看越觉得美,就想着自己在墙皮上画画。于是,李冰用铁片自制了把约一尺左右的薄铲子(多年后他偶然发现,早先盗壁画和后来壁画修复,用的都是类似的工具),没事就铲墙皮玩儿,然后在铲下的墙皮上画画儿。
    骑个破自行车,背着蛇皮袋和铲刀,四处去看瓜棚房、供销社、村集体办公房等老房子去铲墙皮,是李冰青年时期最快乐的事。
    那时的他跟着老师在木柜子上画漆画,“在土墙皮上画,肌理感更好!老墙皮的泥土是分层次的,仿佛会呼吸,会说话。画画就像在和古人、和古时的天地交流。”
    老墙皮很酥,易碎。他就尝试着用注射器往泥里注胶,让墙皮结实起来。
    那一阵他画了好多老墙皮画,一块一块,放满了母亲专为他腾出的4平方米的厨房。
    在省城太原工作生活多年,看多了钢筋混凝土铸就的墙体,李冰越来越怀念自己青少年时期的土墙皮。每每出去游玩,看到老房子老墙老壁画,他总要上去摸摸看看。
    三年前,他发现以前随处可见的老屋正在迅速消失,小时候随处可取的老墙皮几乎找不到了!他开始有了一个常人难以理解的举措——到处收集老墙皮。“没想太多,就是想把老墙皮留下来。”
    一次,李冰托忻州的朋友找了一麻袋墙皮,拉回来时,工人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东西,将麻袋往地上一扔,原本整块整块的老墙皮碎了。看着被摔碎的土墙皮,他突然感到小时在秋风楼写生时看到破裂壁画时的难受。
    那天之后,“留住消逝的艺术,复原古代壁画”的念头,在他心里开始一点点清晰起来。
    前段时间,李冰的第一块泥版画刚制作出来,一朋友看到,如获至宝。朋友正在为山东某地做一处景观工程,要做10幅大型壁画。找人画,每幅收费在10万元以上,效果还未必理想。李冰建议其以泥版画工艺完成,用的是《溪山行旅图》和《商山四皓》的珂罗版复制品,效果极好,且每幅成本大大降低。
    朋友的朋友闻讯而来,又预订了50米长的《富春山居图》和38米长的《长江万里图》。
    “一直以来,山西缺乏地方特色和独特个性的旅游商品,我希望自己创造出的是能承载山西元素、山西记忆可留存的纪念品。”李冰说。事实上,他也一直在为此努力着。
    今年2月,2016年度山西省文创新品发布会暨“2016年度我最喜爱的文创产品”评奖揭晓,李冰设计的系列文创产品获得“我最喜爱的文创产品”一等奖。
    以泥板复制壁画、古画在山西乃至全国罕见,李冰认为该项技术的价值,是将古代传世名画从纸上“搬”到了墙皮上。“山西古代壁画留存数量冠居全国,几乎涵盖各个朝代。壁画也代表着山西厚重的历史文化。泥版画复制壁画尺寸可大可小,当纪念品带回家,或者送人都是是非常有意义的。比如你想要一套完整的《永乐宫》壁画,我都能复制在墙皮上,且长期存放不失它的本真。”

本报记者 何玉梅 文/图

(责任编辑:李琳)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