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人过年,打造“自身形象”

时间:2018年02月05日 05:05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科教文化 > 经典山西
分享到: 评论:

上世纪30年代大观园澡堂的广告宣传画。

    

    太原人爱说:“有钱没钱,剃头过年。”看来,太原人心目中的过年象征就是“头”,就是打造个人的“自身形象”。
    “头”,汉语词典里有条解释:“事情的开端,如:起头;从头做起。”太原人过年剃头一大缘由就是来源于此。即过年时要有一个崭新的姿态迎接新年,过年后,则一切从头做起,来年平安顺利,事业有成。即使是日子过得不宽裕的人家,过年时没有新衣可以不换,没有鸡鸭鱼肉可以不食,但是不剃头是不行的,否则,不仅自身形象显得颓靡,别人也会笑话的。
    说起剃头,从现在往前追溯一百多年,那时候的太原城里可没有理发店和美容院。早年间称呼理发师为“剃头匠”,一人一副挑子,一头挑个木头箱子,既当杌子又放推子、剪刀等理发工具,另一头挑个小火炉子,备着热水,要不还有那么一句调侃单相思的俏皮话:“剃头挑子一头热。”这副挑子俨如一座流动的小型“理发店”。也有的剃头匠肩搭一条布褡裢,手里拿一件叫“唤头”的钢叉子,用根铁条拨动,发出响亮的“嗡嗡”声,这算是剃头的叫卖声了。他们走街串巷,遇到主顾招呼,就会到家里、院子里来给人剃头刮脸,再花点小费,还能帮你掏掏耳朵、按摩肩背等,也算是一道风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还能偶尔遇得着呢。
    过年时,剃头匠用不着拨动“唤头”了,一上街生意就来了。有的大户人家专门雇两个剃头匠来家里,统一为全家大大小小十几口人剃头。剃头匠们一般是师徒关系,师傅给家中长辈剃头,徒弟则为孩子们剃头,反正一天下来剃的全家干干净净,“面”貌一新。正月里就不再剃头了,因为传统的正月讲究剃头不吉利,要剃得等到“二月二,龙抬头”才行。
    太原城里出现的第一家专业理发店是在民国14年(1925),来自长子县的一户人家在桥头街开办了一家理发店,店内设有摩光镜、安全躺椅等新式设备,风靡并州。几年之后,又出现了吹风和火烫,妇女也有了出门理发的权益,有钱人家的太太们过年时也上街烫发、剪发,做发型,一赶时尚潮流。据1935年出版的《太原指南》统计,全市的理发店有28户,从业人员160人。开始理发店的字号还没有“理发”二字,大多称呼为“某某堂”“某某楼”,如位于精营中街的“日新堂”、西肖墙的“晋华楼”等,字号虽然叫得响亮,但还很难往理发这上边联想呢。后来,“剃头匠”被尊称为“理发师”,就有了位于桥头街的“保盛理发所(店)”、松花坡的“民生理发所”,还有现在听来也比较“雷人”的首义门的“中西理发馆”,这样的字号简单明了,让人看得清楚。当时的人们把过年理发上升到了“新年好运来”的高度,还有所谓“年前不剃头,年后百事愁”的俗语,想来年前这些“楼堂馆所”的生意该有多么火爆!如果哪个年轻人到腊月廿七八还没有理发,就会遭到家中长辈“逼婚”式的唠叨:“不剃头别回家过年。”
    太原人过年收拾的“自身形象”不仅只是“剃头”的事,还包括与剃头平行的另一件大事——洗澡。
    那时的居住条件可不像现在的楼房里有卫生间,能够随意洗浴,当年去澡堂洗澡成了一大奢侈享受,多数人一个月能去一次澡堂就很是惬意了。所以过年时太原人都要赶到澡堂去洗澡。
    太原的洗浴文化与理发差不多同时起步,辛亥革命后,太原有了浴池和浴池服务人员,那时洗浴叫“泡池子”,当时还仅限于男浴池。最早的澡堂是清末民初桥头街开设的文明池,规模很小,只有一个小池子,20多个床位。民国二年(1913),阳曲县的一个房地产商看好了这个行业,在大钟寺建起一座二层楼房,并在二楼开设了全省第一家高级澡堂,内设单间瓷盆,一盆一床,还聘请了修脚高手和搓背能手,以其设备新颖、高手荟萃的优势招徕顾客,生意兴隆。至民国20年(1931),老城里先后建起了大观园、同鑫池、三泉池、老鼠窟等浴池。这些浴池大都使用井水,通过地火保温,今天看来设备是相当简陋了,可在当年是老太原人高档的消费场所。
    过年要准备的事太多了,但最晚、最后一件事必须是洗澡,因为太原人讲究不能把旧年的霉气(不如意的事)带到新年里,所以除夕这天洗澡的人尤为甚多。进了澡堂,在柜台上花个把毛钱买根竹筹,坐在堂口的长条凳上等候,出来一位,才能进去一位,这是因为“一个萝卜一个坑”。这天澡堂营业时间要推迟到晚上十二点,直到最后一位顾客洗完为止。
    其实,太原人豪爽开朗,他们过年打造的“自身形象”,展示的就是乐观向上、勇于挑战未来的自信心。

彭庆东

(责任编辑:李晋芳)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