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生命的种种与民间精神的复魅

——读王秀琴小说集《婚驮》

时间:2018年02月08日 05:12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科教文化 > 文化看点
分享到: 评论:

    

    以既定的新文学乡土小说经验去介入日益更迭的乡土生活变迁,往往可能成为隐秘制约文学行进的禁锢之牢,于是,寻求乡土世界“新”的讲述方式,发现乡土生活被遮蔽的真实面,展示乡土在人世沧桑与人心激荡中的永恒。
    王秀琴的小说集《婚驮》将乡土作为一个“各类生命体的景观域”,小说中活跃着一个个活色生香的生命,演绎着北方民间的基本要义,有大爱、善性、宽容、仁厚,有狂野、嫉妒、复仇、乖戾,也有辛酸、悲苦、超脱和禅悟,他们将“生活”这一抽象概念化为具象的日常细节,也将乡土民间的空洞想象雕刻为普遍的生存姿态。作者以其内敛的“温情现实主义”的叙述透视法,去洞悉世道人心的诡谲,察明人性肌理的深邃,触摸命运之神的法门,并将“记忆乡村”与“现实乡村”进行叠加,在“虚构”和“再现”兼备的小说空间中,形塑出乡村的“自足”和“撕裂”“循环”和“孑行”“恒定”和“变异”的叙事机杼,乡土在作者的文学镜像中呈现出鲜明的乌托邦色彩;但是,作者又清醒地意识到乡土民间的良莠芜杂,这让她的乡土体验乌托邦层层褪去浪漫瑰丽的光芒,裸露出人性、生活和世道的原始生涩,衍生出其小说的一种“日常生活化的悲剧美学”。
    《福根》是一幅典型的北方乡土“清明上河图”,每个人都在既有的生活轨道努力生活,也被生活所规约和钳制,但又处处遭遇无可控制和无法预知的诱惑或激励,“努力而认真的挣扎”成为他们的生活常态。他们首先面对着经济话语进入民间社会价值认同结构的剧变,那些获得经济资本主导权的乡民,就成为乡村日常话语的“主导者”,如种梨大户高福、乡村会计福全等;经济话语权的获得还可以重新支配性别等级的操控权,如高福和苏苏由半遮半掩到公开偷情……当现代经济话语和政治话语取代了传统乡土民间依托血缘和道德所维系的运转动力时,某种意义上也代表着乡土文明内在精魂的终结,但是王秀琴却并未将这一终结处理为彻底绝望式的灰暗,而是捕捉到了乡土文化在现代化转型中的内在生命力的坚韧、顽强甚至是永恒,这种永恒性来自于乡土文化的惯性,更来自人性的高贵:高福对金明经济窘境中的慷慨相助,在侵害乡民利益时对上级决策的坚决抵制,对结发妻子子丑的愧疚、怜惜和回归家庭,彰显出传统乡绅文化人格的现代复魅,尽管这种复魅是有限度的;子丑勤劳持家、忍辱负重和宅厚仁心等多重高贵在人性品质,熨帖出一位坚守德性认同的乡土女性角色。而九叔“婚丧嫁娶,红白喜事,纸扎花圈,缝缝补补,蒸炖炒煮,吹拉弹唱,招魂赎魄,看阴阳,说八卦,样样在行,还挺灵验”,他是典型的民间乡土神秘文化存在的一种历史性的思维记忆和认知哲学的化身,这种记忆、认知和认同演化为一种遗传密码,转化为身份认同的一种文化核心,它让乡土文化得以凝聚,也让乡土文明得以获得自主性,它构成与一切标榜断裂和现代的存在模式相异的另类生活场景和心灵情境,也完成了一场能够解释生活百态和人世无常的文化仪式。
    乡土文化在现代经济话语的冲击下日益濒临破碎的危机,诱导出静谧人性的躁动和心灵异化的裸露,当道义话语被消费主义和欲望放纵所取代之后,既有的道德秩序对人的制约渐趋失去其集体性和内在性的制约,人性欲望及其泛滥带来了人的精神无序,也催生出现实秩序和集体狂欢的混沌,在人性危机和文化危机的双重夹击之下,传统乡土文化当中的道德话语就在后现代语境中被转化为一种重新进行价值整合的话语机制,它在与现代性话语进行对话的过程中,检视出其参与人文精神重建的实效。在《脉门》当中,村主任张冬生以“公开”作假的方式应对上级检查以获取扶困资金,但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修缮校舍和修路铺桥,她在法纪意义上违规的同时,其公而忘私、一心为民、信守承诺等乡绅风范却获得了民间道义的胜利,但他所秉持的最为传统的民本为官之道,最终还是遭遇到了坚守的背叛和理想的反噬,乡土文明的守灯者也只能以道家的禅悟抵抗变动不居的世道困境。时代合法性的经济欲望所引发的乡土动荡是道德秩序和生命尊严的亵渎者,它的历史进步是以生命悲剧、人性变异和心灵颓败为进步的代价。
    王秀琴在小说集《婚驮》当中,将日常民间置于经济话语和权力话语的关系网络当中,去审视人的本能、欲望与道德、人性之间的激烈冲突,蠡测到了乡土文化在时代诡谲当中坚守抑或放弃所诱导的人生悲欢和人性悲剧,她的新乡土小说肯定着乡土对现代资本和权力话语接受的生活诉求合理性,但又否定着这种被现代物质话语所绑架的人的生存姿态,更揭示出乡土文化自身难以进行自我调和多重文化冲突的内在性状态。当然,文学需要聚焦于外在性制约之下的人性、人心、精神和存在的肌理,小说集在充分展示出作者对乡土人性普遍性的熟稔之时,在乡土日常生活叙事的细节中也洞察到了人控制生活以及生活反制人的丰富性,这让她的小说叙事具有鲜明的“在地性”,同时亦不失对表象之下所涌动的无物力量的触摸,她对叙事细节的密集调动,把意象和观念诉诸于触手可及的心灵感觉,告密出最切近人的生命本真和生活体验,而这些细节所蕴含着的巨大叙事能量,海纳着丰富的艺术暗语,努力化解着一切生命当中的尖锐痛楚。

金春平

(责任编辑:李晋芳)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