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爷给我买鞭炮

时间:2018年02月09日 05:32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科教文化 > 文化看点
分享到: 评论:

    

    上世纪60年代末,我十来八岁,那时最盼望的就是过年。因为过年可穿新衣服,吃白面饺子,可以玩鞭炮。可越盼越急越是迟迟不来。眼看过年的脚步越走越近,可就觉得漫长。父亲是工人,过年时常常值班,年前的各种忙碌就是母亲的了:做豆腐、摊折饼、打扫家、蒸花馍、打扫院、倒垃圾,母亲忙不过来,我就得搭把手,尽管小,还是玩得心,母亲说给我买花炮,我还是不情愿的帮忙了。廿三,糖瓜粘,廿四,扫房日;廿五,做豆腐;廿六,去割肉;廿七,去宰鸡;廿八,把面发;廿九,满香斗,营生做的就剩大年三十包饺子的时候,母亲给了我两毛钱,吩咐我:买下鞭炮年下响。我跑到街上,说要买鞭炮,我的朋友二旦说他有100个多余的鞭,于是一手交钱,一手拿货,随即我便随手拆开鞭炮和小朋友们玩开了。母亲喊我吃饭,我回了家,鞭炮所剩无几,母亲说,响了再不给买了。
    大年三十除夕夜,接神时,家里仅有的5个麻炮响了3个,100响鞭炮早响完了。我再没有鞭炮,心里闷闷不乐。白天,走在街上,见我的朋友们兜里装着鞭炮玩,自己却没有,问响过我鞭炮的他们要,他们不给,觉得这个年过得很不开心。
    初一过了过初二,初三这天,母亲让我和她一起去看姥爷姥姥。路上,我低头走着,母亲说,去了姥姥家,不能要这要那,我答应着。
    到了姥姥家,姥姥、姥爷看我一脸不高兴。就问母亲:孩子咋啦?不问还没事,一问我突然大哭起来。姥爷知道我想要鞭炮,就说:不哭,姥爷给买去。他从兜里掏出手绢,一层一层打开,取出一元钱来。看到姥爷掏钱,我转哭为笑,屁颠屁颠跑着跟在姥爷屁股后边向供销社走去,事不凑巧,鞭炮卖完了。心想,咋这么晦气。看来,鞭炮与我无缘了,只好回到姥姥家。
    姥姥包了饺子。临吃饭的时候,不见姥爷。姥姥说:可能饲养处去了。姥爷那时是赶马车的,那年月,马车就是最先进的交通工具,他喜欢那匹枣红马,时不时去看它。可左等右等不回来,姥姥让三舅去找,却没有找到。正当我们纳闷时,姥爷在大门外喊我的乳名:“皮旦,姥爷给你买回鞭炮了。”我正在炕上帮姥姥剥蒜,听到姥爷喊,跳下炕光着脚丫撒腿飞出门外,去迎姥爷。姥爷见我光着脚丫踩在冰冷的地上,一把将我抱在怀里,我看到姥爷胡子、眉毛都挂着白霜,却从领口处冒出腾腾热气,镇上离村五里地,来回十里地,姥爷大年初三跑一趟,为的就是给我买鞭炮,可我那时只顾玩,看到姥爷掏出炮,不用提有多高兴了。
    小时候,因为家里贫穷,经常住姥姥家,姥姥村里和我一样大的孩子都惯熟。姥爷给我买回500响鞭炮,我拿上又成孩子王了,舍不得一鞭一鞭放,而是小心翼翼地拆散,一个一个分给他们,一个一个地放,我们一齐往空中扔,或是给对方的脚下扔,互相之间蹦来蹦去,我和小伙伴们的喊声、嬉笑声、欢呼声构成了欢快无比的海洋,姥爷、姥姥看到我开心的样子,也很高兴,只是劝我们要小心,不要炸着。我那时只顾开心,要知道,那时的一元钱,姥爷要出五天工才能挣到。
    姥爷爱喝酒,打一斤散酒回来,能喝半月,他老给酒里兑水,到后来就没有酒味了,还是那样喝。那时,一斤散酒五毛钱,他一次给我买一元钱的500响鞭炮,这能买二斤酒呀,可他却舍不得。
    后来,我长大了,已经有了足够的能力为他买瓶好酒,可姥爷却早早走了。每当逢年过节,每当听见鞭炮响起,我就想起他们,想起我的姥爷。

李玉生(原平)

(责任编辑:李晋芳)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