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炊烟袅袅

时间:2018年02月09日 05:32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科教文化 > 文化看点
分享到: 评论:

    

    看惯了城里的高楼大厦,闻够了城里的汽车尾气,总是怀念小时候故乡家家户户的袅袅炊烟。
    农村如若没有了炊烟,也就不成为农村了。每到做饭的时候,站在家乡村北的土岭上往下一看,全村的大小烟囱都是炊烟袅袅。有浓烟滚滚的,这是主妇们正在生火做饭;有轻烟缭绕的,这是饭已经做熟了一半;还有从窗户和门缝里挤出来的烟,这是烟囱不通了。总之,处处都是农村的味道。
    上世纪70年代,我们早上放学也就九点多钟。临到家门口,母亲拉风箱的声音,总是不紧不慢,像歌声飘出来,悦耳动听。有时候放学晚了,听不到风箱声,却先闻到饭菜香。“妈,我饿了!”“饭熟了,快回来吃吧!”上小学的我们,正长身体,常常是饥肠辘辘。
    我十一二岁的时候,由于所在的村子小,只有小学没有初中,就要到相邻的姚村去上学。去姚村,先上一个大坡,一天跑三个来回,算下来八九公里。清早上学,吃完饭马上走,中午一点多钟回,下午两点多再去,天黑了回家。若是天晴还好些,一到下雨天就麻烦了,特别是上坡,常常上一步,往下滑两步,好不容易到了学校,上课的铃声早响了,没办法,只好在教室外面罚站。记得有一次,由于前天晚上下了一场大雨,我们几个早上上学,爬坡到一半时,怎么都上不去了。“反正要罚站,还不如不去了,”不知谁说了一句。“好!”我们几个齐声道。不上学了,就是为了贪玩,于是我们几个每人用手捋了一大把草,连续把几户人家的烟囱堵了。那时有不少人家住在土窑洞里,烟囱正好在半坡上。等人家做饭时,烟囱里的烟排不出去,呛得根本无法做饭。女人们气得在院子里大骂,我们几个则躲在一边偷着乐。
    天天与柴火打交道的女人们,每次到了快做饭的时候,一见邻居家烟囱冒烟,就赶忙回家。先是在锅灶下面放上一把麦秸或几个玉米皮,上边再把硬柴放上去。点着后,便开始不紧不慢地拉开了风箱。这时,一股股浓重的烟就从烟囱里飘了出去,再一会儿,浓烟变成了轻烟,锅灶下面的火就旺了,再一会儿,饭菜的香味满院四溢。“三狗子,吃饭了!”“二片子,叫你爹和你哥回家了!”……大街小巷里,母亲们喊叫儿女们吃饭的声音响成一片。正在兴头上玩的我们,个个手脸都乌黑,衣服上满是尘土。无奈,吃饭前都会听到母亲的责骂声。
    我觉得,炊烟是农村的魂,没有了炊烟,村庄也就没了呼吸。如若一天放学后,听不到风箱声,看不见炊烟,就知道母亲不在家,便有一种空荡荡和失落的感觉。
    农村的炊烟,让人怀念,让人留恋。

郑天虎(稷山)

(责任编辑:李晋芳)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