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趣事

时间:2018年03月11日 06:00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科教文化 > 在线阅读
分享到: 评论:

    

    少年的我,用乖张和顽劣来描述,一点儿都不为过。
    那是个贫穷的年代,留在我记忆中最深刻的事,大都跟吃和玩有关。
    漫长的严冬终于过去,春天来了,天气渐渐暖和起来,小燕子从南方飞回来了,微风轻轻吹着,树枝上长满了嫩绿的叶芽,麦苗苏醒了,伸着懒腰,精神抖擞了起来,小草带着泥土的芳香钻了出来,一簇簇的,田野上,农民的身影来来往往地穿梭着,小鸟在天空中飞翔,唱着动听的歌。休养了一个冬天的田鼠,眼下是最肥美的时候。星期天,我便缠着邻家的哥哥们到地里抓田鼠,尽管他们都不乐意带我,因我是女孩,提水没力气,但终架不住我软磨硬泡,就答应了。年纪最长的是我们的把头,我二叔的儿子虎娃,他身手矫健,动作敏捷,常常在跟前没人时喊我女光棍,起初我很反感,渐渐地便习惯了,不管怎么说,在别人面前他还是护着我的。我只知道,跟着他们有肉吃、有鸟蛋吃。那年月,一个家庭三五个月不吃一口肉是件稀松平常的事,馋极了的大孩子会结队爬树掏鸟蛋、捕麻雀,来满足味蕾和成长期身体的营养需求,每次只要他在,或多或少都会有收获。
    我料定今天会捕几只肥大的田鼠,想象着收拾干净以后,放在锅里煮,飘出的肉香好美味呀!突然,虎娃哥一声大喊:“你们看——”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远处三只田鼠飞一般奔跑着,消失在一个洞口边。我们快速来到那里,旁边堆着一个小土丘,周围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爪印。呵呵,今天准会有肉吃了,我大喜,自告奋勇道:“今天我下手!”大家用怀疑的眼光打量我,我很不屑地说:“这有什么难的,每次抓田鼠我都在场,不就是那两下子吗?今天看我的!”大家半信半疑,见我笃定的样子,虎娃哥说:“那你小心些!”我心里想,每次给我分的田鼠肉最少,凭什么?今天让你们看看我的厉害。观察好一阵,大家断定洞里有田鼠,便朝洞里灌了一桶水,我们匍匐着身子,躲在洞口两侧,我双膝跪地,挽起衣袖,一只手撑在地上,另一只手悬在洞口,随时准备出击,我把眼睛瞪得极大,不敢有丝毫懈怠。忽然,一个灰黄的影子一闪,我的手使劲按下去,可还是慢了半秒,眼看着一只肥硕的田鼠溜走,由于用力过猛,我的手臂深深地陷进泥里头,整个身体俯冲下去,嘴巴差点着了地。霎时,我的脸羞得通红,胸前沾满了泥巴,活脱脱一个小丑。
    曾以为,儿时的记忆会被尘封,回忆起来才明白,一直从未远离。
    记得初二暑假的一天,我趁外公不注意,偷偷骑上他心爱的自行车,到池塘去洗衣服。夏日,酷暑难耐,路边老榆树的枝条无助地摇曳着,大路两边的庄稼绿油油的,土崖边上的野百合清纯而质朴,叫不上名字的野草生机盎然,聒噪的鸣蝉在树枝上悠扬而有节奏地叫着,此起彼伏,偶尔一丝微风将我的刘海儿吹起,瞬间无比惬意。也许年少轻狂,天性顽劣,很想叱咤风云,于是闭上眼睛,展开双臂,似鸟飞翔,极力用两条腿平衡着、转动着车轮,顺坡而下,我正为自己高超的车技庆幸时,只听“咚”一声,车的前轱辘撞在路边的大树上,我被甩出几米远,车后座的脸盆也跟着飞了出去,衣服掉了一地。顾不上疼痛,我马上爬起来,眼前的状况有些惨不忍睹:车子的前梁弓起,近乎直角,前轮和后轮几乎贴在一块。我之前的“飞扬跋扈”荡然无存。
    我觉得外公肯定会指责,甚至大发雷霆,便酝酿着怎么躲过去。邻家婶子正好推着小平车从地里出来,顺路帮我把车子拉回家。外公见状,半天不说话,围着自行车不停地转、不停地看……我吓坏了。外公找来好些工具,又叫来邻家叔叔,他们敲敲打打一下午,车子又能骑了。我松了口气,同时真希望外公骂几句、打几下,以便我以后不再任性,可他对我更加呵护了。
    少年时代是快乐的、自由的,像一匹无拘无束的野马,像一只展翅翱翔的雄鹰,我怀念那些美好的岁月。

翟晓丽

(责任编辑:李琳)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