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合看红楼

妙玉:寂寞的爱情偷窥者

时间:2018年09月18日 05:39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科教文化 > 在线阅读
分享到: 评论:

《红楼梦》剧照——妙玉。图片来源:百度

  关注“时光雕刻的萝卜花”微信公众号,阅读百合更多文章。

    

    《红楼梦》里有个大观园,大观园里有个栊翠庵,栊翠庵里住着一位妙龄尼姑。
    这尼姑年方十八,十分美丽,来自“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苏州,“祖上也是读书仕宦之家”,颇有些出身。寻常尼姑的生活艰辛清苦,凡事都要亲力亲为才不枉“苦修”二字,但是这位尼姑身边却有两个嬷嬷一个丫头,统共三个人服侍她一个,过得小姐一般养尊处优。起了个极旖旎的法号:妙玉。
    还有很关键的一条:她没剃度,是带发修行。剃度,即是要除去三千烦恼丝剃成光头,代表自己尘缘已了六根清净,妙玉却还留了一头漆黑长发。“云空未必空”,曹雪芹的这一安排很微妙,暗示妙玉虽然身在佛门,却心系凡尘。
    果然,在第七十六回,妙玉在中秋夜给湘云和黛玉续诗时就说了一句:“失了咱们的闺阁面目……”注意,她说的是“咱们”!真是不打自招了:她对自己的身份,心里真正认同的是“闺阁”女儿,而非出家人。
    原来冷若冰霜、拒人于千里之外不过是她的面具,栊翠庵里的她其实很寂寞。
    书里对妙玉的来历交待的并不十分清楚,她的名字第一次出现,是园子完工栊翠庵新建成时需要一名住持,通过林之孝家的之口,向王夫人粗线条勾勒了一下她。还有一次是通过邢岫烟之口,说她来到此地是个性原因,“不合时宜,为权势所不容”,具体真相始末,岫烟十分隐晦。这倒和林之孝家的所言既有吻合又有出入,据林之孝家的说:妙玉师父临终时告诫她“不宜回乡,将来自有你的造化”。可见后者是托词,前者才是真相。从这一层来看,妙玉漂泊离乡、在外出家,是有自己不得已的苦衷,栊翠庵,原是她的避难之所。
    猜想妙玉对栊翠庵,一定是又爱又恨的,因为它一面庇佑着她的安全,一面也困住了她的身心。
    园子里有那么多同龄的女孩子,还有一个最懂女儿心的翩翩佳公子宝玉,他们可以任意说笑打闹,高兴了既可以风雅地吟诗作画,也可以豪放地喝酒行令,这些统统是她擅长的,却独独没有她的份,大好的青春虚掷在白日犹青的龛焰、夜半未烬的炉香里。不能加入,却忍不住关注。她时时注意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也留神哪些人可以做自己的朋友乃至知己。因此便好解释为什么宝玉过生日,她如何能得知,还特地送来生日祝福帖;喝体己茶不叫别人,单单挑中了最不俗的黛玉和宝钗。人在明处她在暗,她是一个寂寞的偷窥者。
    妙玉对宝玉,有着一种特殊微妙的感情。
    宝玉过生日,身在佛门的她还送了一张贺帖,用的竟是粉红色的信笺,够大胆,却在笺上自称“槛外人”。这很矛盾。
    她的日子因为极度冷清,很难不视他为感情生活的唯一寄托;而他的人生却很热闹,所以只视她为佛门里的红颜知己。算来,还是妙玉付出得多。
    吃茶的时候,她有自己的私心,故意把自己平日吃茶的绿玉斗给宝玉用,可见视他亲近(或者借此间接亲近)。可恨宝玉不解风情,大煞风景地说她不公平,给宝钗和黛玉用的是奇珍,给他用的却是俗器。
    此一回回目是“贾宝玉品茶栊翠庵,刘姥姥醉卧怡红院”。那日在栊翠庵品茶的人那么多,况第一个品茶的人又是贾母,若要论拟回目,莫若拟成“贾太君品茶栊翠庵,刘姥姥醉卧怡红院”正好用上两个老太太的名字,才显对仗齐整。可是回目里偏只提宝玉,可见大有深意,他才是品茶的主角。
    可是真正的主角品了茶,却还嬉皮笑脸地说“我也不领你的情”,这叫奉茶的人情何以堪?
    后来贾母他们要走,“妙玉亦不甚留,送出山门,回身便将门闭了。”这“回身便将门闭了”的举动实在失礼,是人在气头上的表现,可见她有多伤不起。
    对了,宝玉当时是在大竹海内吃的茶,是“妙玉执壶,只向海内斟了约有一杯。宝玉细细吃了,果觉轻浮无比,赏赞不绝”——到底也没有接过她的茶杯吃茶。
    他对她并无那么深的用情。
    这也是关于命运的暗示。她终归还是寂寞。

百合

(责任编辑:温文)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