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号山西晚报封面人物

北大学子宋玺 不爱红装爱武装

时间:2018年02月27日 05:10 来源:山西新闻网--山西晚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娱乐新闻
分享到: 评论:

    

 习近平总书记对青年的青春寄语:

  奋斗:
    对想做爱做的事要敢试敢为

    对想做爱做的事要敢试敢为,努力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把理想变为现实。要敢于做先锋,而不做过客、当看客。
    ——2016年4月26日,在知识分子、劳动模范、青年代表座谈会上的讲话

    吃苦:

    现在,青春是用来奋斗的;将来,青春是用来回忆的

    青年朋友们,人的一生只有一次青春。现在,青春是用来奋斗的,将来,青春是用来回忆的。人生之路,有坦途也有陡坡,有平川也有险滩,有直道也有弯路……无数人生成功的事实表明,青年时代,选择吃苦也就选择了收获,选择奉献也就选择了高尚。青年时期多经历一点摔打、挫折、考验,有利于走好一生的路。
    ——2013年5月4日,同各界优秀青年代表座谈时的讲话


    参加央视15套节目《渴望现场》,之后接受《红海行动》电影方要求,演唱推广曲《春风的话》;参加中央电视台《过年七天乐·不信你不笑》,讲述亲身经历的亚丁湾护航;参加北京卫视《2018年北京春晚》与张涵予共同演唱《军港之夜》……
    作为中国第二十五批亚丁湾护航编队中唯一的女陆战队员、北京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2012级本科生,山西长治女孩宋玺最近受到了不少关注。
    2月26日,宋玺在朋友圈晒出她的最新发型,比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短了不少,跟寸头差不多。在电影《红海行动》中,蛟龙突击队中有位女队员也是这个发型。
    “托春风给妈妈,给妈妈捎个话,今年春节我又不能回家。万家欢乐的灯火,有我的汗水洒。妈妈你知道,我的心中有国家……”如果你关注春节期间火爆大银幕的电影《红海行动》,你可能听过这首歌,电影的推广曲《春风的话》。
    唱这首推广曲的姑娘名叫宋玺,现在是北京大学心理与认知科学学院一名大四学生。大学期间,参军入伍成为一名海军陆战队员,曾护航亚丁湾,是咱山西长治人。2017年12月,她脱下戎装。
    精干帅气的齐耳短发,棱角分明的瓜子脸,一身运动休闲装,身背双肩包,眼前的宋玺瘦瘦小小,俨然一副高中生的模样,活泼可爱,怎么看都很难把她与海军陆战队侦察兵,荷枪实弹亚丁湾护航这样英姿飒爽的特种兵形象联系起来。
    想当兵,想尽一切办法步入军营;本可以进机关,或做文艺兵,却选择进入训练最艰苦的海军陆战队……为了自己的军旅梦,宋玺一路“自找苦吃”,她说:“吃苦才能让自己变得更强大,要当就当最好的兵!”
    2月22日,刚刚跟妈妈从西安吃美食归来的宋玺,谈起自己的当兵梦,满嘴苦,一脸笑。

    她偷偷报名参军 立志当最好的兵

    宋玺的爸爸宋文杰是一名军官,军旅生涯19年。也许是基因使然,从小在部队大院长大的宋玺对部队有着特殊的情结,连她小时候最喜欢的玩具也只有枪。
    家乡长治又是革命老区,宋玺是听着父母讲革命故事长大的,爱国主义情怀连同一颗当兵梦的种子,很小时就种在了她的心里。
    “从小没吃过什么苦,可我总要长大,凭能力做事啊!”宋玺说,当兵梦的种子高考前就萌芽了,但爸妈不想让惟一的女儿吃苦受累,大学前想考军校的愿望被扼杀在摇篮里。进入北大,大一、大二部队来学校征兵,一连两次报名,都被否决,爸爸宋文杰比较迂回,劝宋玺上两年学再报名,妈妈张宝风则态度坚决,甚至拉了老师当同盟军一起劝她不要去当兵。
    2015年上半年,读大三的宋玺从师兄、师姐处得知,参军不用征得父母同意,便瞒着父母偷偷报名,应征入伍。所有审核流程基本走完才通知家里。宋玺调皮地说:“都大三了,要是再不报名,可能就没有机会当兵了。”看到女儿的坚持,张宝风和宋文杰同意了宝贝女儿的选择。
    2015年9月,宋玺背起行囊,离京前往广东南海舰队的训练基地服役。“别的孩子都是跟父母恋恋不舍,抱着哭。俺家这丫头,蹦蹦跳跳地就上了火车……”回忆给宋玺送行的场面,张宝风有些哭笑不得。她说,返回长治的路上自己和丈夫念叨,这孩子跟咱们不亲了?咋能那么高兴地就走了呢?
    火车上,宋玺和张宝风通了一次话,说天黑就能到训练基地,可能就不能打电话了。果然,当天晚上手机就打不通了。“我靠着老家的院墙,一直打了两个多小时电话,关机;第二天又打,还是关机……我这心里扑腾扑腾地,整个人都快垮了。”张宝风说,再次接到宋玺电话是一周后,却得到了宋玺因随便发笑而挨批评的消息。
    “当兵之前,我是非常自我的。高中有一段时间我上课常迟到,班主任罚我三天不能去上学。当时我不服气,觉得我没妨碍别人,在没损害别人利益的前提下,我可以选择做什么。后来渐渐知道,在一个集体里迟到很不好,既没有尊重老师,也没有尊重知识。”宋玺说,随便发笑被批评是她在部队学规矩的开始。
    部队有严格的纪律,任何行为都要遵守规定。“吃苦受累,我都不怕,可是这严格到头发丝的规矩着实让我心里苦。”宋玺说,在新兵连的两个多月,这些规矩让她完成了一个从普通人到兵的转变。
    在部队,干什么都要打报告,出入列、上厕所、喝水、打喷嚏、咳嗽都要打报告,忘记打报告就要挨罚。打扫卫生,除了整理内务,还要大扫除,地板、地缝和厕所都是用钢丝球刷出来的。
    让宋玺感慨最难的一关,是叠被子,刚发下来的被子都是软绵绵的,要拿凳子压。“我就不喜欢叠被子,浪费精力,有时间多睡一会儿多好。”最初的一段时间,由于不了解、不习惯部队纪律,宋玺每天过得“战战兢兢”,经常受罚,比如抄条令条例。后来,宋玺分析制订这些规矩的原因,才开始慢慢接受。“打报告是班长对整个班的人负责,他要掌握这个班实时的动态战力、实力和物资,你必须通过打报告让他知道;叠被子跟心性有关,它其实是一种心性的养成,培养你的耐心。”宋玺说,当想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规矩时,她就会更认真,并且做得更好。因为她要当最好的兵。
    每日的高强度训练,加上适应各种严格规矩,在新兵连一个月,宋玺的体重从100多斤下降到80多斤。

    膝盖受过伤 白天训练 晚上疼得睡不着觉

    对于当兵训练的苦,宋玺总爱说:“还好吧!不算啥!”新兵连要实战训练,除了队列队形、负重跑步,还有爬战术等。宋玺的膝盖曾受过伤,在大学为了能进校女篮二队,一晚上拼命跑,结果把半月板弄伤了。当时没有注意,后来到部队训练爬战术,要一遍遍爬,宋玺一开始爬得比较快。但每天练习,膝盖磨得很疼。战友们每天晚上脱下迷彩裤一看腿上都是疤、黑青,她因有旧伤,膝盖晚上疼得都睡不着觉。“当时就知道了啥叫刺骨的疼痛,但第二天训练时就又是一条好汉了。”
    “你没喊疼吗?”记者问。
    “在部队里喊疼是很丢人的。”宋玺义说。
    刚到新兵连时,宋玺就得知海军陆战队有个两栖侦察中队,由女兵组成,就特别想去那里。但当时接兵的班长觉得宋玺个子不高,又细皮嫩肉的,有点小瞧她,觉得她去不了对单兵素质要求很高的陆战队。这个“小瞧”,激发了宋玺的斗志,在新兵连的每一天,她都刻苦训练,并暗下决心,一定成为海军陆战队的一员。
    新兵连训练结束分配连队时,因表现突出,演出队、北京机关、新兵训练基地等都抢着要她,可是宋玺还怀抱着成为海军陆战队的梦想,她再一次坚持。
    2015年12月,宋玺加入海军陆战队成为一名侦察兵。满怀着新鲜与激动投入了训练,但没过多久,宋玺就遭遇了打击。
    海军陆战队要练体能、练战术、练攀登索降等,训练比新兵连更苦更累,要求更高。高强度训练下,宋玺膝盖损伤更严重了。平时扎马步,她还能咬牙坚持,比别人扎得更稳、时间更长,但平时走路、上下楼梯,她只能单脚蹦,受伤膝盖疼得没法走。当时正好选拔去新疆寒训的队员,宋玺没去成,她说:“我来当兵就是为了能出任务,能去沙场。去不成,我可伤心了。”2016年4月,因膝盖的旧伤,她被劝去话务班工作了一段时间。同年7月海军陆战队要海训了,她觉得重返沙场的机会又来了,便打报告要求参加海训。

    她用吃的苦把梦想变成了现实

    海军陆战队是海军的尖刀部队,是最有血性的地方,它的口号是:背水攻坚,勇往直前。“好不容易当个兵,就应该有血性。”宋玺觉得陆战队更符合她的性格。
    为了像个真正的军人,她参加了海军陆战队艰苦的海训。“海训就是夏天最热的时候到最南端的海边去训练。”宋玺说,海练的时候,戴头盔、穿迷彩、穿军靴,全副武装。当时帐篷里温度就44℃。天天起疹子痱子,不能坐下也不能躺着,一挨床就疼。因天天出汗,衣服来不及晾晒,海魂衫都是黑色霉点。
    海练时,宋玺所在的侦察连全连被拉去一个不对游客开放的小岛上进行野外生存训练。每人每天只提供一瓶水、一两米饭、一小块红薯、一小块芋头。当时宋玺分到的帐篷坏了,平时也没什么,但有一天晚上突降大雨,直往帐篷里灌水。在部队,武器是第二生命。宋玺和同帐篷的另一名战友就抱着枪,淋着雨睡了一晚上。
    在小岛上进行野外生存训练时,宋玺和战友翻过悬崖峭壁练习岸对海射击,恰逢七一,党的生日,陆战队所有党员站在海面的一个小礁石上,一起重温入党誓词。“在那样的环境下,我们荷枪实弹,全副武装,面朝大海,特别郑重地喊出入党誓词时,我特别激动。”宋玺说。
    2016年12月,宋玺参加了中国第25批亚丁湾护航编队,是其中唯一的女陆战队员,“当兵的时候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可以进行护航。这是我一生的荣耀与骄傲。”此次护航行程40余万里,访问了8个国家。
    护航期间,最先要克服的困难便是晕船。舰队到达南海时风浪大,舰艇晃得厉害,屋里的跑步机能从屋子这头飞到另外一头,桌子上的东西一件不剩都会掉到地上。宋玺也不幸“中招儿”,开始晕船,但她努力坚持正常生活和训练。“我会把船摇晃当成一个好玩的事情,这不跟过山车一样么。”面对艰苦环境,宋玺调节心态,随着对海浪的适应,在后来的护航行程中,她没再晕过船。
    2017年4月8日,在亚丁湾索马里海域一艘图瓦卢籍货船遭遇不明数量海盗登船袭击,船员发出求救信号,中国海军的16名特战队员出击执行救援任务。当时宋玺负责后勤保障,时刻准备增援。等待战友救援的过程中她几乎是数着秒度过,经过7个小时惊险营救,成功将19名船员解救。
    “女儿当兵吃苦,还去执行护航任务,你担心过吗?”问起是否牵挂女儿的军旅生涯,宋文杰淡然回应,交给部队还有啥不放心的!
    2017年7月,护航任务结束,12月,宋玺退伍回到北大校园。“我当了兵,我用吃的苦,把梦想变成了现实,这段奋斗的青春将来或许值得回忆吧!”宋玺说。

本报记者 李莉 冯戎

(责任编辑:李晋芳)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