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辙方迷,新内容时代该怎么玩

时间:2018年01月15日 10:54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首页 > 山西新闻网 > 专题汇聚 > 新媒体动态
分享到: 评论:

  在刚刚过去的这一年里,短视频、直播等领域风生水起,二次元、知识付费等大战风起云涌,新的内容形式吸引了越来越多用户的目光。近日,在由刺猬公社举办的2017Multiverse新内容探索者大会上,关于新媒体领域的内容探索引起了大家的思考。

  内容依旧是新媒体核心

  信息过剩的时代,优质内容变得格外珍贵。数字技术的外衣再华丽,依然离不开内容为王这个根本。

  曾经在杂志社工作过的洋葱视频联合创始人聂阳德,现在做出了风靡全网的微博美食视频自媒体“办公室小野”,这个自媒体用脑洞和创意,撬开了短视频红海的一角,在很短的时间便突破了100万的用户。

  聂阳德说:“我们刚开始认为做短视频最重要的是制作,坚持要找做影视工艺的人来主导工作。后来我醒悟了,一篇文章能有好的传播性和渗透性,还是源于文章本身,而不是源于它的载体。因此,我们还得去做内容,如果内容没做好,这个东西实际上就没有意义。”

  同样在传统媒体历练过的,还有这次活动的主办方刺猬公社的创始人叶铁桥,他此前长期供职于《中国青年报》,是一名资深的记者,当记者时对内容的敏锐把控,如今也被他带入到了刺猬公社的运营中。叶铁桥说:“我出来创业之后,坚定地把刺猬公社定位为一家内容产业媒体,我们把内容产业分为资讯社交、音视频、影视文娱、二次元、网络文学、游戏,以及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和人工智能等,我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内容产业的信息流动起来。网络占据人们的时间只可能越来越长,不可能缩短,巨大的国民内容消费总时长,成为内容产业蓬勃发展的需求基础。”

  内容的力量有多大?从一条视频的探索中也可以看出来。2014年,一条合伙人张晴和一条创始人徐沪生还在《外滩画报》供职,当他们决定出来创业时,创始团队的平均年龄超过了40岁,其中有4位团队成员有20年传统媒体工作经验,而且分别曾是《外滩画报》《周末画报》《城市画报》的总编、副总编或者总监级别的人物。传统媒体的丰富经验无疑是这个团队先天的优势——擅长做内容。现在,他们把生活美学领域大量的人都采访了一遍,拍摄了将近2000条原创短视频,拥有3500万用户,日均阅读量2000万。

  这亮眼的数据背后,是团队对内容所付出的难以想象的努力。张晴说:“我们是做日报的节奏加上做月刊的标准。做过传统媒体的人都知道,这两个标准同时实现,3年来天天如此,那种压力和焦虑可想而知。”

  对于内容转向电商的过程中,如何留住用户?张晴的答案还是与内容有关:“倒逼内容,内容要做得更好。如今,我们在内容方面有更大的投入,跑到世界上的任何一个角落去拍东西,想把各种用户没见过的内容给到用户,这样才能留住用户。”在这样的努力下,一条这个平台跟1400多个国内外品牌合作,去年11月的广告和电商营收超过1亿元。

  有人在努力创造内容,有人在努力保证内容的真实性。梨视频从创办以来,生产了20多万条短视频,目前有将近300万名公众拍客,其中有3万名核心拍客,遍布全球七大洲,覆盖520个国际主要城市和国内几乎所有区县。为了保证拍客发布内容的真实性,梨视频总编辑李鑫说,梨视频还沿用了传统媒体的三审制,“从拍客的派题、报题到求证核实、中央编辑、审核发布、稿费支付奖励,都是全程监控,确保每条视频都是真实的”。

  内容产业已然在进化中

  “内容的消费升级和商业创新在为内容产业赋能,在源源不断地为内容形态升级提供物质支持。”叶铁桥提到,从打赏、众筹、包月到“得到”客户端的成功、阅文的上市、音乐平台的IPO,都展现出了内容产业全新的进化之路,“当然,内容产业的商业化道路远不止内容付费,还有更多的模式在被摸索,在被验证”。

  “在过去,消费方式是通过大大的电脑屏幕去‘消费’很长的文字,娱乐方式也比较少。但如今的消费方式已经从一个个大屏幕变成了一个个小屏幕,人们的娱乐方式改变了。”在快看漫画创始人陈安妮看来,漫画将会变得比文字更让新生代的用户接受,用户的视觉需求提升了,他们不希望在小屏幕上还看到密密麻麻的文字,他们想要更视觉化的东西,加上移动载体令我们的时间碎片化,人们会觉得与其看很长的文字,不如看一张图片来得直截了当。正是由于抓住了这个痛点,快看漫画现在有1.3亿用户,近4000万的月活,近1000万的日活,有着近2000部作品和1000名作者。

  对于陈安妮提到的时间碎片化,中央电视台新媒体新闻部主任杨继红也表达了相同的观点,而且她还提到,现在用户行为趋于社交化,优势媒体趋于平台化。“2018年是中国电视一甲子,1958年的3月17日,中国有了第一台黑白电视机。到底电视走到了更年期还是走到了第二个青春期,取决于我们对电视生命长度的界定。如果我们认为它就存在100年,那就是走到了更年期,但如果对它的判断是无穷期的,那短视频与移动直播的勃发,不都回到电视的主场了吗?”杨继红说,无论是短视频的风口还是移动直播的大众化普及,这都是电视行业、电视机构的绝对优势,电视机构拥有来自基因因素的竞争力。

  动画和漫画一样,之前的产业都非常不成熟,但都在摸索着越来越好的发展路径。好传动画在2017年有不少好消息,比如它开发制作的院线长片动画《大护法》拿到了8700万元的票房,这算是蹚出了一条路。好传动画首席执行官尚游说:“现在动画的市场需求非常大,动画内容的需求也非常大。但现在真正成熟的商业模式非常少,不是付费观看就是版权交易,我觉得未来一定还会有更多的模式。”

  把内容当产品做才有市场

  在摸索产业模式的过程中,很多涉水探路者秉承了这样一个理念——把内容当作产品来做。张晴表示:“做短视频和以往在传统媒体的经历完全不同,当把内容当作产品来对待时,我们需要不断换位思考用户到底要什么。而且,在大数据时代,流量是最直观的反馈,它会第一时间让生产者知道自己的产品做得好还是不好。”

  本着做产品的精神,张晴和她的团队常常和自己“死磕”:常态是一个标题至少取50遍以上,如果第二行只有一个字,就一定要缩上去;3分钟的视频必须有1000个镜头配比;旁白3分钟800字,从15000字的采访原文里捞出来,挤干了所有水分。张晴说:“你的产品舒服了,用户就一定会认可。我们现在已经完全不做任何推广,内容就是最好的推广。”

  2017年12月9日,“人工智能”入选“2017年度中国媒体十大流行语”。可以看到,人工智能(AI)项目更是完全意义上的把内容当作产品来对待。据腾讯网AI项目总监刘康介绍,腾讯打造的梦幻写手(Dreamwriter)可以根据算法在第一时间自动生成稿件,瞬时输出分析和研判,快速将重要资讯和解读送达用户。刘康还举例,梦幻写手的文字处理系统配合腾讯的翻译产品所做的同声传译,如果一个会议上有说外语的嘉宾,当嘉宾差不多讲完他的内容时,中文的文章就可以出炉了,“它们的速度非常快,不到1秒钟。”AI还可以把体育比赛实时变成文本,变成稿件,并可以配图、配视频。

  如果机器已经不可逆转地要站上主流的舞台,那么,记者应该干什么?杨继红说:“机器可以做地震速报和灾情分析,可以做数据搜集和信息推送,但是机器不能做的是去现场调查,在现场发现轨迹和关联。因此,机器的崛起要求我们更加专业。”

 

(责任编辑:王泽)

相关链接

推荐阅读